茕茕孑立

本人已死。
(转载请私信)

【叶蓝】互道一声晚安[短完]

*放飞自我的摸鱼

*好大一条鱼

*断断续续写了一个礼拜,偷空写写

*下礼拜发手头正在写的双花



  蓝河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20点,叶修退役之后也没什么事做,打打游戏之外还能帮忙做做家务,做饭就除外了,不过也能泡得一手好面。

  他打开客厅的灯发现人没在沙发上睡觉,于是悄悄换了鞋走进卧室,看见叶修靠在床头休息,腿上放着平板,上面是几道家常菜做法图解。

  嘿,蓝河乐了。从他手中抽出平板,把床尾的薄被抱过来盖在人身上,又把空调温度打高了几度才又出去。厨房里的菜是昨天他拖着叶修一块去买的,让他挑自己喜欢的菜买,到后来结账才发现大半都是自己爱吃的。

  他俩同居了两年多,彼此生活习惯也心知肚明,比如叶修不爱吃香菜蓝河不爱吃蘑菇,自从他们住在一起之后也鲜少看见这两样菜。日子就这样不愠不火地过着。房子是蓝河当年贷了30年的款买的,因为平时都住在蓝雨提供的员工宿舍里,因此这房子蓝河也就是装修完了过来添置了点生活用品,也不经常住。后来跟叶修在一起之后住员工宿舍就不太方便,才搬出来一道住,百来平的房子渐渐添了点生活的气息。

  蓝河喜欢狗,但因为宿舍中禁止养宠物无奈作罢,搬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牵回了一条柯基。这柯基一点也不怕生,开了门就往叶修身上窜,吓得叶修原地蹦了好几下才把它扒拉下来。叶修于是断定这家伙跟黄少天一样不是什么善茬,干脆点就叫烦烦好了。烦烦应该是听懂了什么,冲叶修摇摇尾巴又叫了几声。蓝河乐不可支。

  烦烦呢?蓝河突然想起来,往狗窝里瞅了一眼没瞧见,又去看了书房也没找着。“找它呢?”叶修在蓝河背后出声,把怀里的烦烦越过蓝河头顶放进他怀里。

  “起来了?今晚吃火锅。”蓝河搔搔烦烦下巴,把它放在地上,结果这家伙一溜烟又窜进叶修怀里。

  “我靠?谁是它亲爸啊?”蓝河不开心,觉得人生受到挑战。叶修低笑,假装严厉地对烦烦说,“听见没,你蓝河爸爸生气了。”叶修一向贫嘴惯了,蓝河呼噜一把烦烦的脑袋。

  蓝河把菜装好盘后端上桌,又从厨房翻出一扎还没开的啤酒看看没过期就拎出来。叶修是名副其实的一杯倒,蓝河的酒量还尅,也不常喝,顶多能喝四五罐也就不得了了。又想了想,还是把昨晚买的一扎可乐拿出来一块放在桌上。

  “吃饭了!”蓝河吼了一嗓子,叶修叼着烟慢悠悠走过来,蓝河见状直接把烟抽出来摁灭在烟灰缸里,“叶修!之前说好的一天一支烟呢??被狗吃了吗??”蓝河说。

  叶修惋惜地看着只抽了三分之一地烟,说,“小蓝同志,你这是浪费。”

  蓝河说,“叶修同志,请不要废话,每次都套路我。”

  叶修笑眯眯地看着他,然后低头噙住他的唇,辗转片刻才依依不舍地分开。“成啊,下回就这么干。”

  蓝河气的直接把他口袋里的烟全部丢进垃圾桶。



  吃完火锅叶修被支配去刷锅。

  叶修,“哥多金贵的手你让我刷锅?”

  蓝河头也没抬直接丢过去一块抹布,“还打比赛吗?不打就不要给我废话。”

  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跟叶修在一起之后蓝河的嘴炮技能蹭蹭蹭往上涨,有时候也能把叶修怼得说不出话。蓝河自我陶醉了会,听到厨房乒铃乓啷一阵响,还是恨恨德把叶修赶回去了。

  “今年全明星在这边开,你要去吗?”蓝河从厨房探出个头问。

  叶修撸狗毛,刷了一下职业选手群,黄少天也正讲到这件事。

夜雨声烦:

@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老叶你今年来不来???

索克萨尔:

蓝雨大门常打开,开放容纳天地。

百花缭乱:

...你们蓝雨还能不能好??

君莫笑:

夜雨声烦:

最近阅读赏析做多了让我不由自主去分析老叶这句啧包含了什么样的感情妈的。

海无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横线够你写吗?

索克萨尔:

(摊手)当然不能。

夜雨声烦:

你们他妈能不能别扯开话题?????老叶你来不来全明星?

君莫笑:

包吃包住?

夜雨声烦:

滚!!!!!!!

  叶修笑了一下,回答蓝河,“应该去。”

  蓝河洗完碗刷完锅出来就看见自己偶像被叶修嘲,有点心疼黄少天,于是命令叶修赶紧别再刷了,叶修应了声,动动手指又发了一条。

君莫笑:

不聊了,要去夜晚生活了。

百花缭乱:

我操了......



 蓝河让叶修把阳台晒的衣服收回来去洗澡,叶修说,“蓝啊今晚可以做了。”蓝河羞愤地把内裤扔他脸上,“你他妈!!!!!!”叶修倒是很开心地吹着口哨进浴室。

  他跟叶修约法三章,一天一炮,如果多了后面几天就不做,把多出来的几炮还清再做。前几天蓝河再公司聚餐喝多了酒,回来之后大脑神志不清,不留神让叶修趁虚而入,第二天下不来床,今天也确实到了。

  天知道为什么叶修看起来战五渣在床上还很来劲?蓝河心想,用力撸了一把狗毛。

  烦烦:我是谁?我在哪?

  ---------拉灯----------

  蓝河累瘫在床上,叶修把他抱去清理,又嘴对嘴喂了几口水。

  叶修把灯关上,让蓝河躺进自己怀里,平时笑起来有些促狭的眉眼也染上一抹温柔。他说,“晚安。”

  蓝河动了动,抬起沉重的眼皮,“晚安。”


END





评论(6)
热度(67)